CSDN Blog >>
<< Using Buffer.read() must be careful
莫大先生杀费彬的各种版本zz

Author Zhou Renjian Create@ 2004-08-11 19:03
whizz Note icon

发信人: Experience (Joe), 信区: joke
标  题: 莫大先生杀费彬的各种版本zz
发信站: 饮水思源 (2004年08月09日22:47:49 星期一), 站内信件

Fri Aug  6 00:09:17 2004

金庸原版:
  忽然间耳中传入几下幽幽的胡琴声,琴声凄凉,似是叹息,又似哭泣,跟着琴声颤
抖,发出瑟瑟瑟断续之音,如是一滴滴小雨落上树叶。令狐冲大为诧异,睁开眼来。费彬
心头一震:“潇湘夜雨莫大先生到了。”但听胡琴声越来越凄苦,莫大先生却始终不从树
后出来。费彬叫道:“莫大先生,怎地不现身相见?”
  琴声突然止歇,松树后一个瘦瘦的人影走了出来。令狐冲久闻“潇湘夜雨”莫大先
生之名,但从未见过他面,这时月光之下,只见他骨瘦如柴,双肩拱起,真如一个时时刻
刻便会倒毙的痨病鬼,没想到大名满江湖的衡山派掌门,竟是这样一个形容猥琐之人。莫
大先生左手握着胡琴,双手向费彬拱了拱,说道:“费师兄,左盟主好。”
  费彬见他并无恶意,又素知他和刘正风不睦,便道:“多谢莫大先生,俺师哥好。
贵派的刘正风和魔教妖人结交,意欲不利我五岳剑派。莫大先生,你说该当如何处置?”
莫大先生向刘正风走近两步,森然道:“该杀!”这“杀”字刚出口,寒光陡闪,手中已
多了一柄又薄又窄的长剑,猛地反刺,直指费彬胸口。这一下出招快极,抑且如梦如幻,
正是“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”中的绝招。费彬在刘府曾着了刘正风这门武功的道儿,
此刻再度中计,大骇之下,急向后退,嗤的一声,胸口已给利剑割了一道长长的口子,衣
衫尽裂,胸口肌肉也给割伤了,受伤虽然不重,却已惊怒交集,锐气大失。费彬立即还剑
相刺,但莫大先生一剑既占先机,后着绵绵而至,一柄薄剑犹如灵蛇,颤动不绝,在费彬
的剑光中穿来插去,只逼得费彬连连倒退,半句喝骂也叫不出口。
   曲洋、刘正风、令狐冲三人眼见莫大先生剑招变幻,犹如鬼魅,无不心惊神眩。刘
正风和他同门学艺,做了数十年师兄弟,却也万万料不到师兄的剑术竟一精至斯。一点点
鲜血从两柄长剑间溅了出来,费彬腾挪闪跃,竭力招架,始终脱不出莫大先生的剑光笼罩
,鲜血渐渐在二人身周溅成了一个红圈。猛听得费彬长声惨呼,高跃而起。莫大先生退后
两步,将长剑插入胡琴,转身便走,一曲“潇湘夜雨”在松树后响起,渐渐远去。

王小波版
   当时令狐冲听到有人在拉琴,这琴声实在很悲
伤,悲伤得让人觉得自己死了爹娘,但既然令狐冲
的爹娘早已经死了,于是他也就无所谓了。而费彬
却知道是莫大先生来了,因为江湖上的人都知道只
有莫大先生才能拉得出这么凄凉的调子,他在心里
骂了声娘,说,莫大先生,你怎么还不出来啊?
   令狐冲记得莫大先生是慢慢的从树后面走出来
的。小尼姑后来回忆说,当时她就像看见了痨病鬼。
那个痨病鬼跟费彬打招呼,说:“你好啊。”
   令狐冲还记得接下来费彬就跟莫大讨论关于衡
山派的刘正风是不是勾结魔*教的问题。其实令狐冲
觉得费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扯蛋,要证明刘正风没
有勾结魔*教,只有通过三个途径:
  1、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魔*教;
   2、这个世界上没有刘正风这个人;
   3、刘正风不认识魔*教的任何人。
   结果这三点都不成立,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魔
教,而且也有刘正风这个人,甚至刘正风当时正在
和魔*教的一个人说话。所以想证明刘正风和魔*教没
有关系,在令狐冲看来,就像证明太监能够生儿子
一样困难。
    再后来莫大就和费彬打了起来,据在场所有目
击证人都回忆说,是莫大先动的手。令狐冲立马意
识到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,不然莫大不会刚好在
那个时候就出现,而且还带着凶器——那把明晃晃
的剑。不过事后他并未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,即
使是在很多年以后,他也没有说。因为他觉得莫大
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,都算是一个堂堂正正的掌门,
而自己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,都不过是个无行浪子,
说出去的话,肯定没人信。既然没人信,还不如不
说。
   当时,莫大和费彬打了好一会儿,最后的结果
当然是费彬被杀死了。令狐冲错误的以为莫大要杀
自己灭口,谁知道,莫大自始自终就根本没看过他
一眼,杀完费彬之后,就拉着琴走掉了。很多年后,
令狐冲想这应该是后来他和莫大“伟大友谊”的开
始。令狐冲还记得那天晚上天上有好多萤火虫飞啊
飞的,他很想捉一些放到小尼姑的头上,这样看起
来会更光一些,但他最终没有这么做,因为他忽然
觉得小尼姑一定会生气的,而见了生气的小尼姑运
气一定不会好,所以他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莫大先生杀费彬--安妮宝贝版
   令狐冲突然觉得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,
在场中弥漫开来。他再次注视在站在场地中间的的
两个面色晦暗的男人。
    天空中飞舞着无数的萤火虫,令狐冲觉得这里
面一定有一只是自己。那是一种心悸的感受,他觉
得自己的心在慢慢收缩。
  那两个人一个叫莫大,一个叫费彬。
   莫的脑海里闪现着一个个不连续的画面,夕阳
下踽踽独行的瘦马,和马去后空旷的草原。而他只
是闭着眼睛,一下接一下的在心中打着拍子,他找
不到幻想中那种必胜的感觉。那种孤独的滋味。
   这场游戏注定要在他们两人中间玩下去,谁赢
谁输根本无所谓。他们在苍凉的路途中流浪了一千
年,就为了追寻这隐约的诺言。
   费彬轻轻咀嚼着肩膀上那片树叶。他听见莫大
缓缓拉起了胡琴,看见自己的灵魂随着琴音跳舞,
萧索而零落,向四周蔓延开去,极遥远。
   无边的梅雨在梦里也是寒气逼人,费彬想。莫
大要出剑了。
   这一剑正正刺中费彬的心脏。他缓缓的倒下去,
他微笑,眼泪滑到面颊上,那是一种灼人的痛。

莫大先生杀费彬--张爱玲版
    胡琴咿咿呀呀拉着,声音忽大忽小,在这个万千
萤火虫飞舞的夜晚,拉过来又拉过去,说不尽的苍凉
故事——不问也罢!随着琴声,树的背后慢慢走出来
一个人。这在令狐冲看来倒是件稀罕事,当时的规矩,
晚上绝对不作兴在外头闲逛。晚上来了人,那除非是
天字第一号的紧急大事,多半是死了人——或者是要
死人了。
   费彬凝神看着,他的旁边坐着曲洋,刘正风,令
狐冲,和小尼姑仪琳,这时都有些皇皇然。费彬站在
亮处,亮处看暗处,看的倒不是很真切,却也瞧见莫
大先生拿着胡琴走来,骨瘦如柴,双肩拱起,一幅有
气无力的样子。莫大先生远远地向费彬叫道:“费师
兄,左盟主好。”
   费彬见他样子猥琐,便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个胆小
的男人,罢了,于是面子上仍旧照常跟他敷衍着,说
道:“我师哥还在嵩山呢,他胖,不愿下山。我回头
就回山去。”续道:“你师弟和魔*教结交呢,你看怎
么办?”莫大先生道:“那么该杀了!”话还未说完,
便从胡琴底下抽出一把剑来,竟向费彬的胸口刺去。这
一下快如闪电,费彬胸前衣衫已被刺破,流出血来,
他不由得惊怒交集。但莫大先生已然占了上风,一招
招绵绵不绝向费彬攻了过去。
   那坐在一旁的曲洋,刘正风,令狐冲,和仪琳,
也惊得目瞪口呆,刘正风从前整日价和莫大先生一起
厮混学艺,也不曾知道他剑法如此神妙。只见鲜血一
点点四溅,在空气中形成一层粉红色的薄雾,慢慢消
散了。忽然,费彬惨叫一声,倒地不起,已然死了。
   莫大先生做完这件事,也并不觉得他在历史上的
地位又有了不同,他只是面无表情地回过身去,将剑
插入胡琴的底下去,目光始终未曾触及坐在边上的一
干人。
   传说中从来都是如此。其实处处都是传奇,可不
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。令狐冲看着费彬的尸身,再
别过头去看莫大先生,适才的战场也已空了,等不及
打个招呼,他已经走了。胡琴依旧咿咿呀呀响起,夜
已深了,有一些凉气,扑在众人脸上?使得琴声听起来
有一下,没一下的,在万千萤火虫飞舞的夜晚,拉过
来又拉过去,说不尽的苍凉故事——不问也罢!

加缪版
    那琴声本身相当悲怆,这一点是不得不承认的。那
些没有在那个夜晚亲自感受过这一事件的人们怎么才能
想象出那样一种与其他胡琴声不同的声音?在令狐冲和
仪琳竭尽全力要听清这渐渐笼罩在他们周围的介于哭泣
和叹息之间的调子的同时,调子本身已经使费彬的心头
有了守卫。每当他听到一个特别高或者特别低的音符,
就觉得有人会突然从某一棵大树后面走出来,而且这种
感觉越来越厉害,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些音符使得他这
个不应该对什么事物有所恐惧的人也害怕了起来。中间
也有两三回,他反而觉得并不怎么害怕了,因为正如他
多年来一直所想的那样,“到头来,无非是一场格斗”。
不过到最后他已感到不耐烦,这个粗壮的汉子好象恼火
了,叫道:“莫大先生,我看您还是出来吧。”
    琴声突然停了,那个叫做莫大先生的人从大树后面
走了出来。这个人那种双肩拱起的姿势使得骨瘦如柴的
他更加显得象个痨病鬼。
    令狐冲低低地出了一口气,看了仪琳一眼。他的年
轻女同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莫大,似乎是担心这位痨病
鬼会不会突然倒下去就此长眠。令狐冲又抬头看看月亮,
世界上的事情是说不定的,这样一个形容猥琐的老人也
能够管理衡山派超出了他的想象,虽然岳先生以前对他
说过,要紧的是做个君子,同时把武功练好,而不是别
的什么。
    当他再抬起头来时,老人已经向费彬行过了礼,并
且正在友好地问起盟主的情况。他这种和气的态度是在
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料及的。
   “谢谢莫大先生,我师兄挺好。”费彬说。他觉得
这个老人没有多少恶意,又想起以前听说的莫大和刘正
风之间的一些事情,于是平静地直望着对方的脸说,
“您的师弟刘二先生和魔*教同流合污,对五岳剑派危害
不小,您觉得怎么办好呢?”
    莫大先生向刘正风走近了两步,面色阴沉下来,说:
“杀了。”一开始,费彬心中涌上一股欣喜。可当他看到
莫大的剑从胡琴里拔出来的并且向他刺来的时候,他再次
害怕起来,并且那句话再次浮上他的心头,无非是一场格
斗。他还是向后跃了一步,抽剑格挡,但胸口上已经流
出了血。
    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,旁边的其他人都默默地看着,
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。曲洋和刘正风两人漠无表情,但
也佩服莫大那样高明的武艺。只有令狐冲注意到仪琳渐
渐把手指插入泥土,闭上眼睛,神色充满极度疲劳和厌
烦,但同时每一次兵器撞击的声音传来时,她抽动的嘴
角也在暴露内心的不安。
    过了一刻钟,年轻尼姑的这种不安终于停止了。当
她听到费彬断气前的高声惨叫时,莫大先生的剑已经回
到了胡琴里,刚才的调子重新又响了起来并且远离了这
些木然地看着一具尸体的人们。

莫大先生杀费彬--鲁迅版
   小尼姑打了个哈欠,忽然醒来了。伊似乎是从
梦中惊醒的,然而已经记不清做了什么梦;只是很
懊恼,觉得有什么声音吵吵嚷嚷的,真是烦人。煽
动的和风,混着凄惨的胡琴声,将伊的气力吹得弥
漫在宇宙里。
  伊揉一揉自己的眼睛。
   暗黑的天空里见得到月亮,曲曲折折的漂着许
多条石绿色的浮云,星便在那后面忽明忽灭的眨眼。
天上飞着的是萤火虫,“令狐冲,是你在吵么?”
她望着身旁的男人喊。
   那个男人仿佛没听到伊的叫喊,只是把眼睛盯
住树的后面。
   树的后面扬长地走出来一个人,对站在场地中
间的男人说道:“费彬,你好阿。”
  “原来是莫大先生,”费彬说。
  于是二人便相互行礼。
   礼毕之后,莫大先生仍旧是拉琴。费彬指着旁
边的一人说道,“你师弟,结交魔*教啦,你说怎生
处置?”
   莫大看上去很不安的,“杀了罢!”他惴惴的
说。话也还没有说完,就看到莫大不知道从哪里掣
出一把剑来,明晃晃的,只一挥,闪电般地,就把
费彬胸前划出血来。
  “畜生!”费彬怒目而视的说,嘴角上飞出唾沫来。
  那莫大却不言语,只管刺。
   如是云云的教训了一通,莫大自然没有话,他只管刺。
  “阿唷!”费彬被连莫大一阵乱刺,刺得满体
鳞伤。先前还会在四周乱跳,后来只能躺着呻吟,
到底是一声不响,只有出气,没有进气了。
   莫大也慢慢地住了手,沿费彬周遭游了一匝,
看他可是装死还是真死。待到知道了他确已断气,
才放心的把剑收起来。
   旁边的小尼姑和令狐冲看的气也出不了一口,
只见莫大径自拉着琴走了。
  “阿弥陀佛!”伊好半天才养回了气力。
   费彬的死,在江湖上倒是起了一阵风波,但至
于舆论,却是无异议,自然都说费彬坏,被人杀死
便是他的坏的证据:不坏又何以有人要杀呢?而嵩
山派里的的舆论却不同,他们多半不高兴,以为费
彬不能就这样莫名奇妙的死了。但也只是说说,后
来时日一长,各人都去忙自家的事,费彬这个名字,
渐渐再也没人提起。

王安忆版:
  缓慢起伏的丘陵的前方,出现一片松林。在视野里周游了许久,一会儿在左,一会
儿在右。天是辽阔的,天上的云彩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若有若无了,却又是实实在在的,
它是有体积的,而轮廓又是模糊不清的。刘正风看着重伤的曲洋,感到一切都变得恍恍惚
惚,心想,其实一切都是从爱曲洋开始的。
  说起来,那是数十年前了。刘正风还在乐府里学艺。在这个活跃的年头,刘正风和
其他乐师们频繁地出入官府、显赫世家,还有参加鸿学大儒的聚会,汲取着新鲜的见识。
他们赶上了好时候,什么都能亲闻目睹,甚至还可能试一试。刘正风学的是古琴,他同几
个乐府里的乐师,联合举办了一个演奏会。曲洋就是在这演奏会上出现的。
  这时,胡琴声从松林里穿了出来。琴声是凄凉的、幽幽的,象是在叹息,又如一滴
滴小雨落上树叶,好象哭泣似的。琴声便似无数的细线,在松林中交叉穿行;它们还好像
是无形的浮云,笼罩着恍恍惚惚中的刘正风,渐渐酿成一场凄苦的雨。这雨也不是什么倾
盆的雨,而是那黄梅天里的雨,虽然不暴烈,却是连空气都湿透的。站在刘正风身边的费
彬却丝毫感受不到这场雨,他对着琴声的方向说:“莫大先生,你出来吧。”
  琴声停了,雨也停了,连心都是止的,是梦的将醒未醒时分,一个瘦瘦的人影从松
树后走了出来。月光照出的影,总是温存美丽的。如果今天是没有云的夜,那月光会将松
林里映得通明。这通明不是白日里那种无遮无拦的通明,而是蒙了一层纱的,婆婆婆婆的
通明。
   费彬说:你好,莫大先生。莫大先生说:你好,费彬。他们说过这话便走拢过来,
到了沉思中的刘正风面前。刘正风和莫大先生一言不发,各想各的心思,心情一下子旷远
了。良久,费彬轻声冷笑了一下,不由把那两个一惊,才发现月已经躲进云里去了。费彬
在黑幕里幽幽地说:“莫大先生,你的师弟背叛了我们,你说怎么办吧?”莫大先生感到
自己的脸红一阵白一阵,快要无地自容的样子了,心想多亏月亮躲了起来。莫大先生急了
,说:“杀了他吧。”
   当剑离开莫大先生剑鞘一刹那,忽然划破了费彬的胸口。费彬恼怒地扭歪了脸,咬
着牙骂道:“瘪三,你这个瘪三!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底细?不过是不拆穿你罢了!”莫
大先生的剑光围住费彬的全身,他想这是身体是何等的强壮,脑满肠肥的样子,真是令人
作呕得很!费彬又挣扎着骂了声瘪三,他的剑便又快了一点。这时他看见了费彬的脸,多
么年轻和丰润啊,头发也是漆黑的一片,而自己却已经老了、瘦得骨头外面只包了层枯皮
。费彬的嘴动着,却听不见声音了。莫大先生只觉得不过瘾,手上的力气又使出了三分,
那年轻强壮的身体已经被他刺得血肉模糊了。
  费彬眼睑里最后的景象,是那柄猛刺不止的细剑,莫大先生的长胳膊举起了它,它
就猛刺起来。这情景好像很熟悉,他极力想着。在那最后的一秒钟里,思绪迅速穿越时间
隧道,眼前出现了二十年前初次看到莫大先生练剑的地方。衡山的大院里,立着一个草人
,旁边站的也是莫大先生,举起细剑猛刺不停,剑光射得傍边人的眼睛生痛。他这才明白
,那个草人就是他自己,死于万剑穿心。再有两三个时辰,群鸟就要起飞了。鸟巢里弹射
上天时,在他的尸体上掠过矫健的身影。松树林旁的夹竹桃开花,花草的又一季枯荣拉
开了帷幕。

阿西莫夫版
    刘正风心中困惑而恐惧。很有道理!他会犯那么大的错吗?他为什么一直在怀疑?
为什么他打不定主意?为什么费彬的话显得很有道理?
    可以相信!
    或且是他自己脑中的思想和魔教法术的侵入在奋斗?
    他成了两个人吗?
    他看见费彬站在他的对面,手伸向自己——忽然他知道,必须把武器交给他。
当他的手臂肌肉正要运动时,忽然树林中传来了一阵单调刺耳的乐器声——他转过身去

◇◇◇◇
    即使在银河的和平时期,人们也常常被人误认。然而只有莫大先生在任何情况下都
不会被认错。
    刘正风的痛苦之情并不能阻止冷汗直流。
其实莫大先生的体力决不足以控制任何情势。此刻也并不例外。可是他的长嘴仍有威严
之处。
    他说:“把你的剑留下,刘正风。”
    他又转向费彬:“这里的感情冲突似乎复杂微妙。所谓有人加入魔教是什么话?”
    费彬高声说:“你知不知道刘正风加入了魔教?”
    莫大先生冷冷地看着他。“当然不知道。银河在上。是否除了你们五岳剑派,就没
有别人有这样的想法?”
   “他说——”
。。。。。
   “那你现在是不是不这么想了?”
   “我想是的,否则从树林里走出来的不是你。”
   “好,让我们把这件事情弄清楚。”,莫大先生把外套脱下。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剑。
    费彬的声音低沉而嫉恨:“唔,怎么样?现在如何?”
   “我要你死。做个衡山派人。我相信你现在已经明白。”
    费彬又面对剑锋。这把剑是由莫大先生控制的,而不是刘正风。
◇◇◇◇
    以后如果以正常情感来描述这短短瞬间发生的事是十分困难的。
    费彬在这一刹那注意到的是莫大先生的手指按下剑柄。
    莫大先生的感情表现是那种生硬与装饰的坚决,至少在表面上是毫不犹豫。如果费
彬事后有机会计算他决定挥剑的时间,那么可能只有五分之一秒。
    那简直不能算是短暂的时间。
    在这短暂时间里,莫大先生知道费彬的头脑里不自觉地冲起一股纯憎恨的潮流。
这种新的因素使他没有挥下这一剑。他改变动作,也对形势有了完全的了解。
相当戏剧性的场面。刘正风的表情又恢复了厌恶、憎恨。不过是对着莫大先生。
费彬紧张地对他说:“你现在处于两次剑锋之间,衡山派。你不能同时对付两个敌人。
其中之一并不是我的人——所以你必须做一次选择。现在刘正风挣脱了魔教施加的转变。
我挣断了其中纽带。他成为旧刘正风,一度想杀你的刘正风,一度是你大敌的刘正风。他
现在明白你在过去五年中使他堕落无耻。现在我压制了他的意志使他回复。如果你杀了我
,在你还没来得及掉转剑锋之前,他会杀了你。”
    莫大先生完全明白。他没有动弹。
    费彬又说:“如果你要转身杀他,那么你的速度来不及阻止我。”
    莫大先生没有动,只是了解地轻吁一口气。
    “好,”费彬说,“把剑扔掉。让我们势均力敌的相对。你可以收回刘正风。”
    “我犯了个错。”莫大先生说,“我面对你的时候,不应该有第三者在场。它会带
来其他的变化。那是个必须付出代价的错误。”
    他小心地放下剑,把它踢到那一边去。这时刘正风瘫在地上睡着了。
    “他醒后便又正常了。”费彬冷漠地说。
但是在这短暂即逝时刻中,费彬仍看见莫大先生的思想里有稍现即逝的自信与胜利的闪
光。
◇◇◇◇
    两人悠闲而松懈地相对而立——每根神经都在注意地侦知对方的意向。
    费彬将自己的思想触角延伸到莫大先生的心灵深处试探。
    失望。
    然而……
    莫大先生突然又掏出一把又薄又窄的长剑,刺入了费彬的胸口。
   “你太慢了。”
    费彬慢慢低下头,心中又气又沮丧:“是,太慢了,太慢了,现在我明白了。”
   “不错。”莫大先生说。
    刘正风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   “怎样?”
   “我们回去。”
◇◇◇◇
    令狐冲的感情麻木而惊讶。刚才那短暂一瞬间发生的事情令他不及反应。
    他转向曲洋:“你看到了刚才的……”
    真相有如洪水般冲击过来。曲洋没有回答。像在他以前的仪琳一样,他感到极大而
麻木的惊讶。最后他点头说:“银河在上。我知道。”

贾平凹版:
    令狐冲和小尼姑在树林里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(此处作者删去六百五十字),从
树枝间
向外窥去,看见衡山派的刘正风和魔教的曲洋□□□□□□(删去三百字)。.......


莫大先生杀费彬--韩老师版
韩乔生:(以下简称韩)各位电梯前的观众朋友们,大家好,中秋节刚过,我给大家拜
个晚年。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我们的转播顾问,张路同志。
张路:(以下简称张)大家好啊!呵呵呵!
韩:今天我们转播的是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,本场比赛由嵩山派的莫大对华山派的左冷
禅,哦,对不起,应该是左冷禅的师兄费彬。下面请张路同志为大家介绍一下双方队员的
特点。
张:这个费彬啊,他最擅长“大嵩阳手”。这个莫大呢,啊,他的绝活是那个“百变千
幻衡山云雾十三式”。在比赛之前呢,大家都比较看好莫大。
韩:是是是,不过费彬屁竟也是成名的高手了,在上一场的比赛,他战胜了泰山的天门
师太。我们看,这个莫大,虽然看上去比较瘦,但是相对比重比较大,所以他应该比费彬
重……
张:啊哟,莫大这一剑刺过去,费彬一个转身,居然躲过去了。
韩:是啊。张路同志,还有我突然发现这两个队员都很有特点,你看,一个高高胖胖,一
个瘦瘦小小,一个脸方方的,一个脸圆圆的,还有都是两个鼻子一个耳朵。我们看,莫大
使出了他的绝招,那个“千奇百怪衡山云雨十三式”中的第五式,向费彬攻过去了!
张:嘿嘿,费彬这下悬了!
韩:这个莫大,从小父母双亡,由他妈抚养长大,他妈结了四次婚,……这个费彬呢,
别看样子凶,长得像个屠夫,他可是个好人哪,他娶了一个妇女为妻,还生了好几个孩子
,小孩刚出生三个月,他已经上场比赛了,他是一个很敬业的运动员……大家看!现在双
方队员出剑都贼快,只见莫大先用右眼瞟了一下费彬的右臂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
势一剑刺向他的左臂,哈哈!费彬流血了!这个动作太快了!张路,你看清楚了吗?
张:是刺得很快!
韩:让我们看一下慢镜头,哦,刚才那一下是用脚踢中的。现在比赛进行到关键时刻,
我们的转播呢,也到此为止。到底谁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呢?下面请各位观众速速拨打
我们
的竞猜热线16897168-8或发送短信至“XXXX”,参与我们的有奖竞猜,我们的奖品丰厚,

会多多。一等奖1名,奖《葵花宝典》一部,二等奖10名,每人奖《紫霞秘笈》上册,三
等奖若干……欢迎大家踊跃参加,大奖等着您
--

王者蔑视权贵,商贾嘲笑富庶,大儒唾弃学问。
※ 来源:·饮水思源 bbs.sjtu.edu.cn·[FROM: 166.111.176.195] 

本记录所在类别:
本记录相关记录: